您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师德师风 >> 阅读文章

《吕氏春秋》中的为师之道
2018-12-27 16:18:45 来源:河北德育网 浏览:481

      《吕氏春秋》是秦相吕不韦集合他的门客集体编写的一部著作,班固把它列入杂家,从某种意义上说是对春秋战国学术文化的一个总结。其中的《劝学》(一作《观师》)、《尊师》、《诬徒》等篇,教育思想十分丰富,尤其是讲为师之道的内容,至今仍闪烁着夺目的思想之光,兹述析如下。 

        一、为师者自我价值的确认     春秋战国之时,具备为师之资格的人,皆是具有“道术”且言之成理、持之有故的知识分子,无论儒家、墨家、道家,尽管其思想上取舍不同,但都无一例外地传授自己所认同的“道”,而这便成为为师者所要遵循的首要原则。《吕氏春秋》更明确地指出:“为师之务,在于胜理,在于行义。”(《劝学》)又说:“义之大者,莫大于利人,利人莫大于教。”(《尊师》)教师当认识到,其身自身之所以存在的重要价值,在于开启心智,在于“胜理”,在于培养全面发展的有德行的“人”,即所谓“行义”是也。  进一步讲,“行义”二字标示出了为师者通过教育人、培养人而改造社会的神圣使命,具有“道德命令”的性质。它不是一种外在的强制,而是在对社会关系客观认识基础上的一种自觉担当,达不到“行义”的目的和要求的时候则常常会感到惭愧与不安。从这个意义上讲,为师者就是社会改造的引导者、先行者、坚持者,所以《吕氏春秋》讲:“故师之教也,不争轻重、尊卑、贫富,而争于道。”(《劝学》)为了“行义”而“争于道”,对于为师者而言是最有意义的事情,是为师者职业精神与职业道德的集中体现。  的确,为师者只有先确认了自我价值感、使命感,才会有强大的内在精神动力。就以大教育家孔子来说,他一生学而不厌、诲人不倦,与他的社会理想与政治信念是分不开的,他要通过育人来“行义”,使其“道”薪尽火传。在匡地被围困时,他还带领学生习礼树下,弦歌之声不绝,始终坚持自己的理想,坚持自己的事业,真有临大节而志不可夺的精神。在教育劳动中,义务体现为使命,在价值感和使命感中,才能激发出内在的热情与持久的力量,从而自觉、主动、认真负责地做好育人的工作。

      二、为师者容易犯的四种毛病      《吕氏春秋·诬徒》篇批评了某些为师者容易犯的四种毛病:      第一,“志气不和,取舍数变,固无恒心,若晏阴喜怒无处,言谈日易,以恣自行。”这里面有两个意思。一是过于随心所欲,缺少一贯性的原则,信口开河;二是对待学生的态度不稳定,喜怒无常。一般说来,“不讲”的老师少,但“妄说”者却大有其人,“妄说”的一个重要原因是知识缺乏、学术不精和不负责任。为师者应当注意调节自己的情绪,平和其心气,宽大其胸怀,培养对学生的良好感情。由于学生的知识、经验不足,有时出现傲慢、顶撞、无理、“不懂事”等言行并不意外,对此教师应掌握分寸,正确处理。      第二,“失之在己,不肯自非,愎过自用,不可证移。”就是说为师者自己有失败或过失,不肯自我批评,刚愎自用,坚持错误。当然教师也是人,也会犯错误,但教师不应过分看重自己的尊严。如果只是为了维护自己的“尊严”而不顾是非曲直,实际上你的尊严并不能得到真正地维护,相反却受到更大的损害。每个当老师的,都希望学生尊重自己,这是正常心理,问题是怎样赢得学生的尊重。尊重是建立在“人”与“人”之间平等基础上的自觉行为,即使对于年少的学生也应当是这样,教师发现自己错了能坦率地承认,学生不但不会瞧不起你,反而会感到你可敬可亲。    

  第三,“见权亲势,及有富厚者,不论其材,不察其行,驱而教之,阿而谄之,若恐弗及。”为师而讨好顺承权贵富豪子弟,这种情况在古代专制社会中某种程度上是存在的,是不正常的。一方面,这会在心理上“骄惯”那些权贵富豪子弟,使他们产生鄙视教师进而轻视知识的心理;另一方面,这在客观上是对贫寒子弟的不公与歧视,使他们的自尊心无形中受到伤害,他们也同样会对这样的教师产生鄙视的心理。为师者平等视人、给予每个受教育的学生的平等的教育机会、平等的关注度,不仅是一种义务,也是一种体面与美德。    

        第四,“弟子居处修洁,身状出伦,闻识疏达,就学敏疾,本业几终者,则从而抑之,难而悬之,妬而恶之。”个别为师者对品学兼优却不善于“搞好关系”的学生无端地疏远、嫉恨,从而压制之、刁难之,“弟子去则冀终,居则不安,归则愧于父母兄弟,出则惭于知友邑里,此学者之所悲也。”学生的社会关系、家庭条件、生活习惯、个人爱好不可能完全一样,也不会是一种类型。就性格而言,有能说会道的,也有沉默寡言的,有“眼皮子活”的,也有灵活性差的,这都是正常的。作为教师,对于各种类型的学生都要善待,因为他们在心灵深处都期待师长的关爱,这一点不可不明。

       三、为师者最好能“反己以教”     《吕氏春秋》中提出一个重要的教育理念就是“反己以教”。《诬徒》篇说:“视徒如己,反己以教,则得教之情矣。所加于人,必可行于己,若此则师徒同体。人之情,爱同于己者,誉同于己者,助同于己者,学业之章明也,道术之大行也,从此生矣。”好老师对待学生就如同对待自己一样,设身处地施行教育,老师要求学生做到的,先想想自己若是学生能否做到,不能勉强学生做力所不及之事,这样就能师生同心,情感和谐,使教育过程得以顺利完成。     为什么为师者要“反己以教”?《吕氏春秋》指出:“人之情不能乐其所不安,不能得于其所不乐。”(《诬徒》)又说:“为之而乐者,奚待贤者?虽不肖者,犹若劝之;为之而苦矣,奚待不肖者?虽贤者犹不能久。”(《诬徒》)人之常情,不能喜欢自己不愿做的事,不能从自己不喜欢的事物中有所得。做一件能得到快乐的事,既使是不肖者,也会努力干;做一件苦恼的事,别说不肖者,贤者也难以坚持。因此,“反诸人情,则得所以劝学矣。”(《诬徒》)在教学过程中,老师一定要体验学生的心情,研究其心理特点,这样,就能找出适当的办法,激发学生的积极性,有效地提高学习质量。     “反己以教”,从教学内容上讲要能引起学生的兴趣。“凡说者,兑(悦)之也。……夫弗能兑而反说,是拯溺而锤之以石也,是救病而饮之以堇(草名,有毒)也。”(《劝学》)意思是说,大凡说教,应该使对方心情舒畅,而不是硬性说教。不能使对方心情舒畅,反去硬性说教,就如同拯救溺水的人却用石头让他沉下去,如同治病却给病人喝下毒药一样,只会适得其反。   

  “反己以教”,从学生的心理特点讲,还要注意学习、休息和娱乐相结合。一味紧张单调而急迫地学,很容易引起学生精神疲劳,久而久之,便会产生厌学情绪,导致“师不能令于徒”(《诬徒》),即造成老师无法调动学生学习积极性的局面。而高明老师的教学,总是能把教学组织得劳逸相济,从容不迫,使学生既有严肃认真之学习精神,又有愉快活泼之生活情致,即“使弟子安焉、乐焉、休焉、游焉、肃焉、严焉。”(《诬徒》)这样,学生就不会视学习为畏途而能够疾学不倦了。    

   综观《吕氏春秋》所讲的为师之道,毫无疑问,有利于为师者恰当地自我定位,有利于为师者的自我省察,有利于为师者自觉改进教学方法,有利于和谐师生关系及学生的健康成长,颇值得今天的为人师者思索玩味、借鉴学习。

 
copyright @ 2011-2020 版权所有© 河北德育网  冀ICP备13009135号-4 
协办单位:河北外国语学院